www.hg279.com www.hg285.com vwin官方网站

漳州南词 在古城梦回大唐

作者:dongke  发布日期: 2020-06-24  浏览次数:

① 非遗传承人李福平正在进行南词表演。

② 漳州南词古乐队正在为游客表演。

③ 老艺人郑炳裕希望南词能代代相传。

6月18日下午,一曲优美的宫廷雅乐从漳州古城的漳州南词传习所飘出,原来漳州南词古乐队正在向游客奉上一场演奏。

南词始于唐初,唐明皇时盛行于宫廷,称为“霓裳之曲”,为历朝雅乐,也称为“国乐南词”。由于南词多授予官宦子弟,民间见闻较少,至清末才逐步传至民间,并盛行于江南一带。清乾隆年间,南词由江苏扬州传入江西,其后传入福建漳州,流传200年,传承七代,现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南词曾一度凋零,传承与保护堪忧。如今,借助漳州古城的旅游开发,借助旅游经济,终有机会向市民及游客展现她的优雅曲牌。

宫廷雅韵一度辉煌

“南词不是南音,两者是不同的。”漳州市艺术馆馆长王燕成介绍说,南词是一种传统说唱艺术,有曲调之意。据《漳州文化志》记载,南词系元明词话的一个分支,流行于漳州市区、龙海、漳浦等地。

南词可唱、吟、歌、舞、弹,是一种以坐唱形式为主的曲艺。演唱者三五人至十余人不等,各操扬琴、三弦、琵琶、笙、苏笛、壳胡以及大锣、大钹、词钹、渔鼓等乐器,www.2020.cc。其多以昆曲戏文为主,基本曲调是“八韵”,即一共八句,每句一韵。后来,为了使典雅的昆曲文词变得通俗易懂,南词演唱时逐渐改长短句为七字句,结构完整,符合更多听众的口味,曲调有南词、北调、小调、十全腔。

“南词在漳州最鼎盛时期是在清末及民国年间,主要表演场所集中在浦头港一带。”王燕成说,据说当时的表演队伍较庞大,观众都挤得水泄不通,剧本按戏曲程序安排编写,有人物角色,介、引、唱、念、白、动作和模拟,这些曲目只要脸部化妆,穿上戏服,配上动作即成一出好戏。

民国年间,漳州南词的第五代传人、霞东钧社掌门颜荣谐曾组织演出《秋江》《乌龙院》,用踩高跷的形式表演《活捉三郎》,十分精彩。新中国成立后,南词得到较好的传承与发展,如1956年,参加了全省首届民间文艺会演,获得演出奖、演员奖;同年秋,曲目《秋江》十全腔器乐奏由中国唱片公司录制唱片向国内外发行。

有“霓裳之曲”之称的南词,它那富有诗情画意的美好曲调,令几代漳州人意犹未尽。

“到上世纪60年代左右,南词还很有市场,每次一有表演,可谓人山人海,浦头港一带的百姓都以拥有这项艺术瑰宝为豪。”王燕成说,当时只要有演一场戏,在当地绝对是大事,周边群众都会争相来看,所以当时南词的知名度很高。

渐渐没落到再度登台

“来,大家再合奏一段《凤求凰》吧。”漳州南词传习所里,郑炳裕老人手持中阮,手指轻轻拨动,其他几名队员或扬琴或二胡等,随着他的话语声落,优雅的曲目同时响起。

郑炳裕今年66岁,是现任漳州南词古乐队长、市级非遗传承人,他家就住在浦头港附近,从小听着南词长大,耳濡目染之下,因喜爱南词而学习南词。

“在上世纪70年代,南词古乐队解散了,不再表演了。直到1999年,在社会有识之士的关心下,霞东钧社才重新开始恢复活动。”郑炳裕指着墙上的一排老照片说,当年漳州一些民间艺人,重新自发组建南词古乐队,在浦头港边的霞东书院,重新成立霞东钧社,每周大家会聚在一起弹唱,自娱自乐。

“南词虽然复活了,但是掌握这个曲牌的都是老艺人,大都七八十岁了,他们默默坚守,为的是让南词继续被更多人传唱下去。”漳州市艺术馆馆长王燕成说,这10多年来,随着几位老艺人的去世,其中包括南词的省级非遗传承人,南词的保护与传承形势更加严峻了。

在以前那个没有电影、没有电视的年代里,曲艺表演是最重要的娱乐节目,听曲成为许多民众的娱乐休闲方式,有着很广泛的群众基础。而今,随着时代的变迁,南词这个曲艺娱乐方式越来越“小众”,甚至连漳州本地人都知道甚少。

“应加大对南词的支持力度,漳州南词与台湾十全腔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,同根同脉。”王燕成说,2005年,台湾十全腔圣乐团千辛万苦寻根到漳州浦头港,终于找到十全腔的根源,该团总监赖锡中教授在考证后,认为台湾的南词古乐是从漳州流传过去的。当年8月,台湾十全腔圣乐团10名成员在漳州霞东书院,与漳州霞东钧社艺员们首次同台举办海峡两岸南词交流会,此后,两岸南词古乐队一直保持交流与联络。

2019年8月,应台湾十全腔圣乐团的邀请,漳州南词乐队赴台湾,与高雄十全腔圣乐团开展交流展演,两岸南词艺人欢聚一堂,畅叙情谊,切磋技艺,在两岸曲艺界传为佳话。

借助古城旅游“飞起”

“有生之年,多教授一些孩子,让他们认识南词,喜欢南词。”现在,郑炳裕每周都会定期到漳州龙师附小等几所学校教授南词,他希望自己手中的中阮能够代代相传下去。

“雅韵悠悠传春秋,有声画谱描人生”是南词传习所里的一副楹联。去年以来,漳州古城引入南词,在古城内为南词古乐队提供了一个排练的传习场所。如今,郑炳裕除了到学校教授南词外,最开心的莫过于每周四下午来到漳州古城的南词传习所,和志同道合的同伴们一起排练,为游客演奏南词,展现南词的魅力。

“这几年来,政府加大对南词的保护传承力度,南词队也开始吸纳一些年轻的成员加入,注入新鲜的血液。”王燕成说,在漳州古城里有了固定的时间和排练场所,渐渐地,来了解和学习南词的人越来越多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。

“漳州市正在加大漳州古城的保护与开发,漳州古城已经成为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。”漳州历史街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李海光说,古城还将加大对传统文化的保护、传承和展示力度,目前已经有包括漳州南词传习所在内的多家非遗传习所、展示馆或专门馆入驻古城,游客在逛古城的同时,还能观赏到漳州非遗表演。

“真的好优雅啊,有一种梦回大唐的感觉!”坐在位于漳州古城台湾路的漳州南词传习所里的竹板凳上,许多游客品着香茗,不由感叹道。

“希望借助漳州古城旅游,让养在深闺的漳州南词走向市场,展现在世人面前,从而得到更好的传承与发展。”漳州市艺术馆馆长王燕成说。(福建日报全媒体记者 萧镇平 白志强 通讯员 刘钦赐 戴淑增 文/图)

上一篇:云南文山一嫌疑人法院开庭时逃脱 警方正全力搜

下一篇:没有了